圣佳艺文志草木荣华,四时花卉记梅花

暗香疏影

文/安德烈

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

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

——王安石《梅》

宋赵佶《梅花绣眼图》

绢本设色,24.5cm×24.8cm,故宫博物院藏品

梅花以惊蛰为候,开百花之先,独天下而春。惊蛰一般落在正月下旬,阳历的三月五日前后,春寒料峭,正是春雷始鸣,万物复苏之际。虽然梅花在全国各地均有种植,但自然分布仍以长江流域、江南为盛。如今武汉东湖磨山梅园,南京梅花山,无锡梅园,杭州超山,苏州光福寺香雪海等赏梅胜地想必早已花开满园,游人如织。

梅花是一种蔷薇科杏属植物,原产于中国南方,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。像这种小乔木最宜植于庭院、草坪、低山丘陵,可孤植、丛植、群植,亦可盆栽或剪枝插入瓶中供室内装饰用。人们对梅花的印象往往是傲雪凌霜,可事实上北方这种绝对的严寒和干燥并不适宜梅树的生长。历史上隋唐温暖期过后,整个中国的气候越来越冷,两宋时期公元年太湖全部结冰,冰上甚至可以通车,因而梅花在北方越来越难以生长,而江南乃至岭南的梅花,却常常漫山遍野,随处可见。

徐悲鸿《喜上眉梢》

立轴设色纸本×50cm

出版:《鹤鹿春华-吴昌硕艺术的传承》第-页,

北京华方艺术中心,浙江鹤鹿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年。

中贸圣佳春拍拍品

北京向来不是赏梅之地,零星几处,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,南花北移的成果。中山公园的梅花算是最早的一批;明城墙遗址公园年开始进行梅花的引种栽培研究,年才初步形成梅花景观;城西鹫峰梅园建于年,拥有平米的温室梅园,很多不能露地越冬的梅花品种都能再这里看到。

梅花的品种繁多,大致可分为三个大系,系下分类,类下分型。其中真梅系应该算是梅的嫡系,血统纯正,按其枝条姿态又可分为直枝、垂枝和龙游三类。直枝类最为常见,是梅花的典型变种,品种也最多,有江梅、宫粉、玉蝶、绿萼、朱砂、洒金、黄香等名品。此外,尚有杏梅系和樱李梅系都是后来出现的杂交品种。隋唐五代时期,梅花品种主要是江梅型或宫粉型,唐时始有朱砂型品种出现,时称“红梅”。“君不见宣和艮岳绿萼梅,百花魁中此为魁。”至少在宋代绿萼已经出现,且为珍贵的名品。宋代范成大的《梅谱》里记载梅花品种十二种,真梅系直枝梅类的最多,杏梅系的单杏型也首次出现。明代王象晋《群芳谱》记载梅花品种十九种,清代汪灏的《广群芳谱》记载梅花品种已达二十种。

徐悲鸿《喜上眉梢》(局部)

阮元在《广陵诗事》卷九中有这样的记载,仪邑城外数里的准提庵有株老梅,康熙末年枯死,岂料四十多年后又枯木逢春,花开时古香异常,人们遂称之为为返魂梅,题咏者甚多。关于“梅开二度”的传说难以考证其真伪,但梅树的确高寿,甚至可达数百年上千年,即使嫁接的也能存活五十年以上。《花镜》有载“古梅多著名于吴下、吴兴、西湖、会稽、四明等处,每多百年老干。”梅树愈老愈显得苍劲挺秀、生意盎然。今年二月下旬武汉东湖梅园中的古梅居然在惊蛰之前盛放,花开淡紫红色,花朵大而密,状似美人,属于美人梅品种。据统计我国现存古梅树,超过二百年的有近百株,多分布在云南地区,五百年以上的仅发现有五株。古梅都有各自的传说,杭州超山的那两株“唐梅”和“宋梅”,大名鼎鼎的琅琊欧梅,动辄上千年,但实测树龄可能只有二三百年左右。

吴湖帆《自临包山梅花手卷》中贸圣佳秋拍,成交价:RMB5,,

梅花在国人心中的地位是非常独特的。不仅位列四君子,更是与松竹并称为“岁寒三友”。人间草木,一岁一枯荣,唯松竹四季常青,能与之并列,皆因其品性高洁,“傲雪凌霜”重点就在一个“傲”字。若要选择一种最能体现国人文化精神和审美品格的草木,可能非梅花莫属。中国的国花虽然至今未定,但不出意外会在牡丹和梅花中二者中决出。纵观世界各国的国花,英国是玫瑰,俄罗斯是向日葵,日本是樱花,荷兰是郁金香,无一例外都是国家文化底蕴历史,国人精神意志的象征。唐代以牡丹为国花,宋人则崇尚梅花,从唐宋文化转型可以看出两个朝代截然不同的时代气象和人文风格。到了民国时期,梅花的地位终于短暂的确定,民国十八年(),梅花被国民政府确定为国花。梅花香自苦寒来,牡丹固然雍容华贵,但未经风霜,何来傲骨。

吴湖帆《自临包山梅花手卷》(局部)

自古爱梅之人,咏梅之诗,各类梅谱如过江之鲫不计其数,文人尤好以“梅”为号,如梅亭、梅津、梅溪、梅屋、梅谷、梅邨等等,他们将自己期待的品格心性投射到梅花审美之中。吴湖帆也是爱梅之人,他热衷于以珍爱藏品起室名,据不完全统计,他前后用过二三十个斋号,最为知名的就是“梅景书屋”,取自宋版《梅花喜神谱》,是其夫人潘静淑三十岁生日时岳父所赠。他们夫妇二人都特别钟爱梅花。中贸圣佳在年拍出过一幅吴湖帆的梅花卷,卷上画梅四枝,分别是“未开”、“欲开”、“盛开”、“将残”,描绘了梅花从含苞到初绽、怒放、最后凋零的过程,并以诗文相配,从跋文可知此卷原为吴氏临摹陆治梅花卷,而陆治的梅花卷亦是临宋人王子中之作,不仅是致敬先贤,更是将对梅花的喜爱历代相传。

扬无咎《四梅花图卷》(局部)故宫博物院藏品

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宋人扬无咎的《四梅图》,画梅四枝,“一未开,一欲开,一盛开,一将残,均各赋词一首”,后世梅花卷之章法布局大概皆源于此。从画法来看,扬无咎“变黑为白”,改墨晕花瓣为墨笔圈线,以双勾和没骨结合,白色花瓣更能表现梅花淡色疏香、清气逼人的特性,枝干皴擦间用飞白法,更显苍劲挺拔,开墨梅之先河。全卷纯用水墨,不施任何色彩,浓淡合宜,却给人以斑斓之感。据说杨无咎年青时所居之处有古梅,苍皮斑藓,繁花如簇,他常临写摹画,所以他的画既工致逼真又富文人豪放的写意情趣,形神兼备,最能得趣。卷后有自书《柳梢青》咏梅词四首。其一曰:“渐近青春,试寻红瓃,经年疏隔。小立风前,恍然初见,情如相识。为伊只欲颠狂,犹自把、芳心爱惜。传与东君,乞怜愁寂,不须要勒。”词风走婉约一路,婉转流畅,引人遐思。

/文摘选自《圣佳艺文志NO.12》/《圣佳艺文志》广告位招募中,欢迎来询!-TheEnd-长按图片识别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szchengshan.com/lyyj/12218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